工笔画家陈白一与他的儿子陈明大陈明四访谈录

2009-04-02┎转自:艺术中国┒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有生活  “陈”风拂面
  ——著名工笔画家陈白一和他的儿子陈明大、陈明四访谈录

  陈白一先生在全国工笔画界举足轻重,新中国成立以来,古老的工笔画在他手下焕发出新时代的魅力;同时,生长于湖南的他,对湖南工笔画的振兴起了领导与推进的关键作用,是湖南美术的开拓者与旗帜。他遵循“文艺为大众服务”的宗旨,曾被授予“优秀人民艺术家”的称号。难能可贵的是陈老的儿子陈明大、陈明四等子承父业,继往开来,在父亲的基础上广开思路,于工笔画天地里不懈进取和探索,努力开拓出自己新的画语与意境,为业界所称道。
  2009年2月12日下午,《艺术中国》副社长石润琪、副主编刘犁、个三来到著名工笔画家陈白一先生的住所。个三采取问答的形式,对陈老及其子陈明大、陈明四先生进行访谈,访谈内容简要记录如下:

  个三:陈老!您在中国美术界大名鼎鼎,您的《共产主义战士欧阳海》(图一)、《任凭风浪起》、《夏夜》(图二)、《小伙伴》(图三)、《三月三》、《听壁脚》(图四)等诸多作品均为工笔画界的力作,有的还收入了美术教材,影响了几代人。请陈老简要谈谈工笔画在中国绘画里的定位,以及您的创作思想与创作情况。

  陈白一:中国画分为工笔与写意,这是中国画两种不同的表达形式。工笔画比写意画的历史更早,宋代的工笔画是中国工笔画的一个高峰,魏晋时期就有成熟的工笔画出现,历史上有名的《女史箴图》就是东晋顾恺之画的,马王堆的帛画也是工笔画。后来兴起的文人画对工笔画形成冲击,人们开始忽略了工笔画,而更多地依赖“逸笔草草”来表达性情。其实工笔、写意各有优点,都是中国画家庭里的主要成员。
  那时,我下乡去写生,为当地农民画像,采用素描里明暗调子的处理方法,人们说怎么将脸画黑了,他们喜欢“胡子长在肉里面”那种写实性的东西,于是,我对绘画的表达方式进行了思考,并开始用工笔的形式表现,结果很受欢迎,我就有信心了。我喜欢与人民群众在一起,尤其是基层的人们,他们很纯朴。我画《朝鲜少年崔莹会见罗盛教双亲》前,就到新化罗盛教的家乡深入体验生活,住在罗妈妈家里,白天我就与周围群众一起聊天,了解情况。他们总是将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客人,罗妈妈也从不讲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虽然没有从他们嘴里得到更多赞扬罗盛教的话,但我也理解了这里人们更深层的一面。我要走的那天早上,罗妈妈整晚没睡,早晨四点就开始弄早餐,等我起床,饭菜都弄好了,是那时最丰盛的。我吃完饭,天还未亮,乡亲们给我拿了好多乡里的特产,又有人帮我挑着,一路送到可以搭车的地方(说到此处,陈老禁不住地失声抽泣起来,泪水夺眶而出)……后来,我画的《朝鲜少年崔莹会见罗盛教双亲》被《解放军画报》通栏发表,其他许多重要媒体都刊发了,此画成为表现罗盛教事件的代表作,总算没有辜负老乡们的一片深情。生活是我最好的老师,创作《共产主义战士欧阳海》时,我到了某地部队体验生活,这是一个养马的部队,那里的马都很高大,非熟练的骑手不能驾驭,部队的同志就让我骑最弱的马,跟在他们的队伍后面,后面还有同志保护我。当经过马路时,马受惊后反应很强烈,前蹄立起来,我画了许多局部的速写,各种状态的都有。之前,画欧阳海这题材的有好几人,都画得很好,我对自己能否画好信心不是很足,但我总想要画得与他们不一样。后来我将大量的速写整合,将马的惊恐状与欧阳海的英雄气概突出表现出来,而将火车与铁轨隐去了,火车刹车时大片的气雾被我采用,正好将马脚藏起来,更加突出了欧阳海的雄姿。画了好几稿,画作出来了,竟然被《解放军报》用两个整版刊发,在全国引起不小的反响,许多报刊都发表了评论,参加第四届全国美展,上海许多宣传品、日用品上都用上了这幅画,全国广为流传。那个时代都是表现英雄人物,后来我也画了一些平常老百姓的生活,如《小伙伴》,画的是一个小孩与三只各具神态的可爱小狗,那小孩是采用杨福音的小孩为原型,这幅画参加了第七届全国美展,获铜奖,并被选送至多国进行展览,广州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根据这画写了许多篇学术论文。记得某一年,全国的美术工作会在张家界召开,到会的都是美术界的重量级人物,晚上与三个著名画家一起散步,他们笑着对我说自己是《小伙伴》里的那三只小狗,真让我惊讶不已;《夏夜》是表现我小时候的记忆,夏天的晚上人们都去捉萤火虫,就是表现的这种境况,许多人都说很好,也上了教科书。
  工笔画在湖南是有着丰富资源的,也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如马王堆的帛画等,湖南也有许多瓷厂,许多画瓷的都有很好的工笔画功夫。我的实践在全国产生了好的影响后,许多人找我交流、学习,这时我开始思考怎样发挥整体优势。我们成立了组织,经常到敦煌、永乐宫去写生,组织看稿交流,湖南一批工笔画家在全国引起了广泛关注,说以我为代表的湖南工笔画家复活了一个画种,让古老的工笔画焕发了新时代的活力,全国许多省份及国外有关机构都邀请我们去搞展览,巡回展,影响很大。

  个三:我注意到有关资料,陈老您父亲陈子藻先生曾任蔡锷先生的秘书,喜爱书法,在这个方面来说,您也可以说是子承父志,现在,您的艺术成就与影响已远远超出了您的父亲,请谈谈父亲对您的成长有哪些方面的影响?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

  陈白一:是的,父亲喜爱书法,现在邵阳一些地方的老招牌就是父亲题写的,现在还有保存较好的牌匾。记得小时候,其他兄长都出去了,我就是家里的老大,经常帮父亲抻纸磨墨,磨墨一磨就几小时,父亲写很大的字,耳濡目染,这种潜移默化对我的影响很大。

个三


延伸阅读:

____
  • 史孟良
    史孟良
  • 彭毅
    彭毅
  • 唐祥飞
    唐祥飞
  • 贾志忠
    贾志忠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张青渠
    张青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