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路上的朝圣者:曾涤尘的艺术人生

2009-07-24┎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走进长沙市万家丽路旁的一家小院,没有洋房小楼的华丽,也没有亭台楼阁的优雅,只有门前翠绿的柳条在阳光中轻灵飘舞,溢出一股脱离尘嚣的幽静。这便是“色彩大师”曾涤尘的工作室。

  初见曾涤尘,一位年近古稀的清瘦老人,高大的个子套在一件白衬衫和西装短裤里,短裤上还残留着一些色彩的印迹,整个人仿如一潭平静的池水,沉稳忧郁,当真人如其名,涤尘于世。曾涤尘四岁起即跟叔叔(画家)学习素描,青年时期在湖南师范大学油画系学习,专攻前苏联银灰色调风景画。后到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学习,逐渐转变成运用“狂草”般的笔触和强烈色彩结合的画风。



  现在,六十八岁的他刚刚才从“重走长征路”的活动中回来,略显疲惫的眼神中却依旧闪耀着光彩。在这次由全国水彩写生网、庐山学术学会和一些知名网站共同组织的活动中,曾涤尘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名画家沿着革命先辈的足迹,历经一个多月,跋涉二万五千里长征,与革命先烈们亲密接触,亲身体验这种艰辛后的巨大幸福。他轻轻抚摸水彩画粗略的痕迹,陷入了回忆。炙热的骄阳下,他湿透的后背上依旧扛着画架,抹了抹汗水浸润的双眼。找了个阴凉的地方,他看着眼前的景物再回想当时红军长征的一幕,带着节奏在画布上挥洒水墨。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此时他仿若独立于另一个世界,眼中只有他的画,安静得让人不忍心打扰。夜晚,他便在灯光下静静地把弄自己的手绘卷,有时甚至画到凌晨两三点还不知疲倦,第二天依旧在天蒙蒙亮时踏上长征的旅途。

  纵观他的画室,其中数以百计的长征手绘卷和水彩画将气势宏大的长征旅途再现世间。或是五岭逶迤中的细浪翻滚,或是四渡赤水的艰难困苦以及与敌人抢夺铁索桥的惊心动魄,又或是沿途的人文风貌,都在水墨的映衬下展现得淋漓尽致,线条的勾勒依靠亮丽的水彩而泾渭分明。生动的人物风景水彩画,沿袭水墨的飘逸,在意象和具象间不断转换,令人拍案叫绝。手绘卷上粗糙的质感,透过人物夸张的表现手法,朦胧中依稀可见人物的内心,清晰得可以碰触,却有强烈的感觉渗入指尖,令人感同身受。

  长征中的艰辛远非常人可以忍受,需要莫大的勇气。这就如同他在艺术的高峰上风雨兼程六十多年,即使孤身一人,他依旧痴迷在画的世界,于无限的艺术长征里,找寻常人无法体验的痛快。画画如他所说是他生活的全部,炎热的天气即使没有空调,他也能几个小时都窝在几十平米的画室里作画,两耳不闻窗外事。堆放在桌上五颜六色的调色板和散落的画笔似乎还在无言地诉说几十年的老故事,整齐摆放在地上、墙上的作品,色彩沿着水墨的轨迹轻盈撒开在画布上,油画中的色彩线条仿如身临光影的世界。

  曾涤尘透过生活的表象,以画笔直指人心,色彩的运用恰到好处地表现画的张力以及质感,既有真实生活的印记,又赋予人们极大的想象空间,如同朱训德先生评论的:“曾涤尘,一位充满着激情、灵性,以炙热的生命作画笔的画家。”年迈的他依然保有对作画的创作激情和赤子之心,不愿放弃手中画笔,融会贯通国画的线条和西方意象表现手法,独树一帜于艺术殿堂的众多流派。“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曾涤尘一直作为一个“长征”的苦行僧,执着痴迷地在自己的抽象、明亮的色彩光陆世界里纵情作画,以独特的艺术形式表示对生活的热爱。(邓莹

唐诗素描


延伸阅读:

____
  • 史孟良
    史孟良
  • 彭毅
    彭毅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贾志忠
    贾志忠
  • 唐祥飞
    唐祥飞
  • 张青渠
    张青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