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感动——怀念钟增亚先生

2012-09-21┎转自:湖南日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人走了,通常随着岁月的流逝会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记忆;而有种人则不一样:人走了,却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感动——这是一种艺术的魅力和精神的光芒。你只要一触摸到它,这股力量便会振动你的心灵,使已故的生命鲜活起来,增亚先生就是这样一种人。十年过去了,无论你走到哪里,无论你什么时候,只要你谈到他,或读到他的作品,总会唤起你的无尽思念。2002年9月19日,一个时空被凝固的日子,增亚先生走了。追悼会当日,湖湘几乎所有报纸都登载着同样一篇讣文“一个人走了,让许多人怀念”。这种震撼,十年来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增亚先生走了,他带走了人世间的所有眷念,留下了他艺术的永恒。

    十年,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十年树木”可以万木成林,小树可以成为栋梁之材;“十年磨剑”可以成就人生的一番大业,梦想可以成真。然而,十年又是那样的短暂,瞬间即逝,不知不觉中,增亚先生离开我们已十年了。一路叹息,不免有些伤惋,好在,艺术路上,我们伴着先生的艺术同行。

    近日,我在朋友德良先生家,看到了增亚先生的一批作品,我非常惊讶,十年后,再来品读这些作品时,仍是常见常新的感觉,似乎每根线条都流进了你的血液。《食鬼斋图》书法意味,那狂草般的激情,有穿透心灵的震撼。《品荷图》古代仕女又是如此的娴雅与安详,画面散发着荷的恬淡清香。《早春图》那墨块与线条构成的交响曲,透着浓郁的现代气息。画中所绘形象出神入化,惟妙惟肖。看到这些作品,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先生作画时的情景:画室里云烟缭绕,先生散发披襟,线条奔走呼号,墨色酣畅淋漓,健笔凌云,水色交融,情到深处,穷极造化,呼之欲出。此情,此景,此境,感觉增亚先生仍在身边。增亚先生用他的画笔和才情,给人们留下了人世间的美好和绚烂。他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一位传统文化的守望者,一位艺术创新的开拓者,一位时代生活的担当者,一位真善美的追求者。开疆拓土,他独创了自己的绘画语系——梦乡·裸女,黑衣女,现代仕女,古代人物等系列。在艺术的家园里,他永不停歇地耕耘着,孤行一意,默默坚守了几十年。他创作的佳构无数,《老教授新著作》、《山窝里飞出金凤凰》、《楚人》、《血债》、《伟大的改革家》……这些都是他反映时代生活的经典之作。这些经典让我们铭记,十年如斯,百年如斯……

    天妒英贤艺苑哀,悠悠众口誉奇才。

    丹青绾得春光驻,长令馨香扑面来。

    增亚,一个永远活在人们心里的艺术家,在谢幕人生的最后旅途中,以合制的《三峡史诗》壮美的长江,告别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斯人虽已逝,但他的艺术人生却如同奔腾的长江,奏响着生命最雄浑、最壮丽的乐章。放眼望去,一叶小舟虽然消失在天的尽头,却留下了奔腾不息的一江碧水和散发着永久芬芳的万顷波涛。

    (作者系湖南省画院副院长、湖南省书协副主席)

胡立伟


延伸阅读:

____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彭毅
    彭毅
  • 张青渠
    张青渠
  • 唐祥飞
    唐祥飞
  • 贾志忠
    贾志忠
  • 史孟良
    史孟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