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日报湘江艺林评介王宏先生书法艺术

2010-03-24┎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湖南日报》2010年3月17日(星期三)第08版“湘江·艺林”发表著名文艺评论家南屏先生文章《松风流水千年调》。评介王宏先生书法艺术及王宏先生独创的“三米格草书行定位法”和王宏先生主编的《三米格草书习字帖》新书。《衡阳日报》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第四版“书画鉴赏”也刊登了该文。原文如下:


 

  松风流水千年调

  南 屏

  前不久,王宏书法展在长沙举行,算是对王宏书法生涯的一个小结。作品以他本人最喜爱的草书为主,兼以行书、隶书和楷书。30多幅作品静静地挂在双文轩,任无数目光扫过,墨色里透着荣辱不惊的沉着,也许这就是他厚积薄发的状态吧。

  从狂草中走出来的王宏依然儒雅而温和,你看不出是他纵容着这些线条,还是线条纵容着他。所有人都认为:狂草是奔放的、热烈的、张扬的。可是有时候,他甚至想让他们安静一点,偶尔静坐时,他在形式上稍动了心思,用精致的扇面写狂草,寥寥几笔,扇面小巧精美的边线圈住灵动的浪漫,此时他尽量注重线条的柔韧和流畅,将狂草写成了小品,线条也真的似乎失却了狂野,霎时宁静了许多,但是仍然舒展。看见这幅作品,我想起我曾经看到的黄宾虹的一幅小扇面,令人惊叹的也就在此,扇面里是一幅绝对精彩的大写意山水,当时我不明白方寸之地怎么就能这么大气和从容。现在,从王宏的淡定中,我看到的是学养蕴涵的底气。

  大多时候,还是他纵容着线条,任他逸气盖世。无论是临摹还是创作的大草、狂草作品,直折曲旋,笔势恍若烟云收合,大有“小王”的俊逸。在草书大家中,如王献之“天假其魄,非学之功” ,如张旭、怀素“如痴如醉,如疯如癫”,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才华横溢、学识渊博、卓尔不群。一路细数,你不得不承认,不是所有人都能写草书。王宏的草书作品,有长卷、有八尺,也有册页,大手笔雄武神纵,气吞山河;册页散开,行云流水,云卷云舒,自然天成,如此收放自如,颇有古之大家风范。王宏一直是追慕古人的,他常提到米芾的一句话:“草书若不入晋人格,辄徒成下品。”而与之交往,他的温厚、从容,会让你感觉他得晋人风范的,不仅是书法。

  王宏自学书以来,一直遵循传统笔耕不辍,阅历渐深,明白线条中蕴涵的东西太多,学识修养是书法背后的活水源头,令人清澈明亮,越往下挖,水源越丰富。多年的积累,慢慢溢出的智慧,促使他一直想完成某种使命和责任。于是他独创了“三米格草书行定位法”并推出《三米格草书习字帖》,为许多对草书望而却步的书法爱好者提供了简单实用的工具,引来好评如潮,书法界给予高度评价。中国书协秘书长赵长青以诗为赞“积草创意三米格,探临经典立新则”,中国书协草书委员会主任委员聂成文誉为“学习草书的推手”。从此,草书的临习可以“飞入寻常百姓家”了。

  在王宏心中,线条的艺术可以代替很多享受,在浓淡交替的墨色和起承转合的线条中,他找到了音乐与灵魂,“松风流水千年调,抱得琴来不用弹”,是他和古人对话后产生的共鸣。也许是艺术与心灵的契合吧,他住所前有七棵松树,于是书斋名为“七松堂”,七松堂里,松香弥漫,墨色烟云记录着心灵之旅。

唐诗素描

____
  • 唐祥飞
    唐祥飞
  • 史孟良
    史孟良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贾志忠
    贾志忠
  • 张青渠
    张青渠
  • 彭毅
    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