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历代书家书体形成之原因

2009-03-10┎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说是戏说,或许其实是我各人的胡说,或是我的凭空想象更好一点,权当博读者一粲,如果冷不丁于您的心中激起一点涟漪,亦是我一点点的功德。
  首先从有文字统一之功的李斯说起。
  李斯:秦朝既建,始皇帝雄心骄逸,国内一切统一,几个腐儒发了几句劳骚,于是统统活埋,连车轱辘跑的轨道都是一样宽的,你小子敢说个不字。始皇眼皮子底下的李斯于此情况下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作字必恭必敬,岂敢有一丝一毫的差池,所以形成了如此谨严、完美,远远超过了那个时代的书体,这也是明清后人所谓的台阁、馆阁体形成的原因。
  赵高:始皇既崩,二世继位,李斯被杀,赵高掌权。二世想再继父之功立石传于后代,惜无人为其书矣。于是命继为宰相的赵高书写,可惜赵高无李斯之力,于是信笔应付,二世能奈赵高何?于是有了诏版体。
  颜真卿:二十几岁的颜真卿既得中进士,从此仕途顺利,既使辞官去跟张旭学习书法,朝庭也是没有忘记他,仍召回做官,直至侍御史之位。颜真卿天生一付正气、傲骨,从不随和。这人有傲骨必有傲气,于是不吃香,外放为平原郡太守。这样的人立定脚跟做人,写字也就结体开阔之极,竖笔挺立、粗壮,有泰山压顶腰不弯之势。要不别人压他他也挺不起架来了,你压的越重,我就越加粗,最少我写时笔下解气,心里舒坦了点。
  苏轼:虽说做官,但不得志,王安石闹腾得再民不聊生,但是皇帝高兴,没法子。虽是在夹缝中做人,也要努力撑起腰杆,既使携妓苦中做乐也罢、文人相娱也罢,用笔先潇洒一回再说,你还别说,这醋的味道也是不错的,有时权当酒喝了。于是其书字体偏扁,中竖努力加粗,就有了石压蛤蟆体。这同颜真卿还真有点相似,苏东坡比颜字要扁,主要是比颜更不得势。等到苏轼客死常州后,压了苏轼半生的哲宗赵煦问手下人,我当皇帝这几年,本朝文脉执牛耳者是谁啊?回答说是本朝苏轼,哲宗大惊失色,可惜的是斯人已矣,夫复何言?待搜求苏东坡的文字时,却发现已是焚毁无几,徒劳追谥“文忠”,于事何补?徒唤奈何。
  黄庭坚:做诗全无诗味,做字左右逢源,亏他想出个荡浆法。在新旧派之间,蔡京权势之下委曲求全,只好也只能弯来绕去,写成了个死蛇挂树。
  米芾:米芾在宋朝时期最没有骨气,还夜郎自大,说自己书是神人所授。如果说黄庭坚委曲求全,委曲的是自己,但是米芾却和蔡京打的火热,首先媚态十足的对当权人物蔡京说:“当今能书者,唯君家兄弟,剩下的就是我了。”但是皇帝问他时他却说:“蔡京不得笔。”一次见到蔡京的儿子蔡攸有右军《王略帖》,既以死相挟而得之,从中也可知其与蔡京父子的关系非同一般。米芾自称有洁癖,别人用过的碗筷全不用,遇到妓女时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米芾自己说他的字是八面出锋,我看是不知从哪面出锋好了,所以闭上眼睛乱划一气,别人说你这是满天刷浆糊那,老米斜睨着眼睛不屑地说:“我这就是刷字,你能把我怎么着?”

唐诗素描

____
  • 贾志忠
    贾志忠
  • 史孟良
    史孟良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张青渠
    张青渠
  • 唐祥飞
    唐祥飞
  • 彭毅
    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