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湖南书法家批评之王友智

2009-04-18┎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人很少能够有时间去疯狂,这是由于理性制约的缘故。实际上疯狂或者说癫狂只是人的另一面,它被深深地埋藏于人意识的深层处。“疯狂”在生理上是一种病症,但在艺术上却是一种美感,一种宣泄、一种自我肯定。艺术为癫狂者、梦呓者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历代擅狂草者,几乎都是性情中人,草圣张旭、醉僧怀素更是具有异于常人的特殊禀赋,特别是他们善饮的海量更是使人叹为异人。“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以后始癫狂”,酒精的挥发,使他们的理智常常处在一种亢奋与激情之中,他们“每醉后呼叫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有如神助”,为我们描绘出一幅惟妙惟肖的“酣醉狂草图”。

  在书法诸体中,狂草是最具天才性质的,它对书家先天禀赋的要求,要远远超过其对形而下的技术层面的要求。先天的草书家禀质万不一见,而后天的技术训练则似乎并不能培养出真正意义上的草书家,因而,虽然草书家的养成离不开技巧的艰苦磨练,但其是否具备草书天赋则几乎是先决条件。

  因此,历代书家无不视狂草为畏途,而书法史三千年真正攀上狂草高境的不过数人而已。面对狂草这一书法艺术之冠,大多数书家似乎只能望洋兴叹,徒唤奈何。这使我们对于涉身狂草的书家,不由得倍起敬意。

  在当今中国书法界,王友智的狂草绝对是一流的,我们不应当回避这一事实。

  从外表看,王友智教授不是一个性情容易激动的人,他谦和、平易、淡泊、喜怒不形于色,有一双善良明澈的眼睛,脸上常泛着宽容的、柔和的微笑。他如水,如至柔的水,在天地间流淌,已流淌了七十年。

  但他的狂草书法艺术则以至刚的方式在敲击着中国书法界的大门,他身上实际上是一种刚柔兼济的融合体。

  王友智教授常用一方“象外之象”的印章,这是他毕生追求的一种艺术境界。

  1937年,王友智教授出生在中原腹地河南省民权县。他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几乎都在这里度过。对中原文化那种厚重的文化底蕴的吸取或许是他日后成功的因素。1962年从河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王友智教授来到湖南长沙,从教四十年,至今也没有离开这片土地。如果说中原文化是他宏大气魄书风培植的沃土,那么,湖湘文化则是他浪漫豪放书风滋生的土壤。

  王友智教授的狂草是充分性情化的,那种诉诸视觉的强烈的节奏和旋律感,传达出的是一种“纸上飕飕风雨声,行间屹屹龙蛇动”的韵律感,其线条的敏感多变和摇曳多姿显示出书家精神触觉的丰富和跳跃。它充分展示出作者对传统书道的畅达以及对创新意境的敞显。

  欣赏王友智教授的狂草艺术,我始终保持着一种感激与激动。在当今浩若海洋的书法作品中,已经很难有着动人心魄的佳构名篇出现。但我面对王友智教授的书法巨制《将进酒》时,内心的震撼,如山崩,似地裂。

  《将进酒》在书法的形式上,打破了上齐下不齐的传统作法,大开大合,以狂肆的笔墨,抒发着一种激越的豪情。观其作品:“笔下唯见激电流,字成只畏盘龙走,怪状崩腾如转蓬,飞丝历乱如回风。长松老死倚云壁,蹙浪相翻惊海鸿。”(唐代朱逵诗句)

  王友智教授的狂草艺术,达到了理通、力遒、形美、韵胜、情浓的极高境界。

唐诗素描

____
  • 史孟良
    史孟良
  • 贾志忠
    贾志忠
  • 唐祥飞
    唐祥飞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张青渠
    张青渠
  • 彭毅
    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