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柯桐枝老师写生感悟--我的艺术创作心迹

2010-08-17┎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作为一个画家,一生能有几次跟随名家,特别是自己的恩师外出写生,一起体验大自然的神奇,聆听着老师现场的教诲,也是一件知足的幸事。

  6月7日至14日我有幸跟随我的花鸟画老师柯桐枝先生赴云南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等地写生采风,一路辛劳,时间短促,但收获颇丰,教益甚多,这是我绘画写生中最难忘的一次,也是感触最深的一次。

  宋·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曾云巢无疑工画草虫,年迈愈精。余尝问其有所传乎?无疑笑曰:是岂有法可传哉!某自少时,取草虫笼而观之,穷昼夜不厌。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复就草地之间观之,于是始得其天”。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幅形神兼备的作品,必当从自然中写生得来,这也是对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名句的最好诠释。

  柯老师说:作为一个画家,特别是有造诣、善于创作的画家,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要想使自己的作品在艺术生涯中富有生命力,在全国美展中具有竞争力,面对欣赏者具有吸引力,就必须以大自然为师,经常亲近自然,到自然中去吸收营养,以丰富自己的创作构思和对画面的把握能力,这是常理,也是定理。

  我们常说,画画要有“感悟”,特别是在中国画的学习和创作上更是如此,我想“感”和“悟”是有两层意义的。“感”就是对物象独特的感受、是“外师造化”,“悟”是中得心源,是物象从自然形态向艺术形态转化的过程,这是与先贤之论相一致的。是我国古代一切有创造性的画家所积极倡导的。清人石涛提出了“搜尽奇峰打草稿”的艺术主张,坚持以大自然为师。认为“古之须眉不能生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腹肠”,要求“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的创作方法。写生作为绘画基本功中最关键的一课,其目的是加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到最后主宰世界,是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对于这一过程的重要性,先贤均有论断:潘天寿先生就有“练笔在课堂,取材在自然,立意在心上”的教诲;塞尚也曾经说过:“画家唯一的工作就是到大自然当中去,研究大自然,”明·唐志契《绘事微言》中有“凡学画者,看真山真水,极长学问”;清·龚贤《画诀》中有“画泉宜得势,闻之似有声。即在古人画中见过,摹临过,亦须看真景始得”;清·笪重光《画筌》中有“从来笔墨之探奇,必系山川之写照”;清·唐岱《绘事发微》中也有“古云:不破万卷,不行万里,无以作文,即无以作画也”,……等等先贤之说,并举写生之首要,其作品在超然物外,气韵生动,得法自然,出于天成则神品生矣。柯老师之定理,跟先贤之说同理,使我顿悟而受用终身!

  然写生之旅非易,纵观前人各有感悟,在中国画传统写生形式之上:一是以古人“师人不如师造化……”“心穷万物之源,目尽山川之势”、“危坐终曰,纵目四顾”、“徘徊凝览,默与神遇”目识心记,烂熟于心的写生方式,在广游饱览熟读万物之后,打下众多腹稿,以心代目,以目代手式的“搜尽奇峰打草稿”,归后则以“焚香净几,凝神静气”达到“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的目的;二是强调对自然对象要大胆“剪裁”,可“增”可“损”,对美的东西要“增”,不美的要“损”,重视“游”、“记”、“写”的方法,在行万里路广览名山大川的途中,山之真髓皆囊于胸,面对实景,只以极简的线条寥寥几笔记下景物的大略印象、走势,不求形似,但求神韵,高度提炼剪裁。然后闭目沉思,强调主观印象,凭着对山川精神之领略将生活中最精采、最感人、最鲜活的东西加以纯化与升华。在写生中,柯老师对我说:“对景写生要创造,不能依样画符,面对真景要加以概括,取舍、加工和改造,对于一个景,一百人画之,即有一百之面貌,这是与个人的修养阅历分不开的。”李可染先生说“写生不能提倡自然主义,作自然的奴隶,无所作为,无所创造”,在以笔墨对景写生时无论是构图取物,还是黑白浓淡,虚实疏密的处理都必须作一番艺术匠心和主观的处理,做到心手协调统一。把所见、所感、所悟,所思融于写生旅途,“在对象里寻回自我”,在各自不同的“自我发现”中铸造出自家的“式样”再赋于创作,最后做到“白纸青天,一挥而就”的境界,哎,写生难矣,做到如此更难。我之所感柯老师的花鸟画,有柯家面貌,大家风范,大构架、大气势,是此大理使然也,故而得之。

  在谈到写生与创作时,柯老师强调,具象与抽象的问题:他说具象与抽象作为绘画的艺术形象,在写生创作中尤为重要。石鲁在《学画录》中说:“视以通真,想以通情”,具象就是“视”与“真”,是客观事情的自然物象,抽象是“想”和“情”,是通过理想化认识所形成的意象。物为画之本,意为画之神,有物无意不足以通道,有意无物不足以达真。在写生创作中,意不离物,神不离形,美不离真是为常理。具象为显,抽象为隐。对于自然物象,“物熟而成意,意熟而生艺,艺熟而生术,术熟而生美,美则动人,动人则精品出矣。如是之为熟,乃心手操劳,千锤百炼。由粗到精,由低到高之过数,艺术之精醇。岂是无心闲手者所梦得耶”。这充分阐述了一幅感人致深的绘画作品的产生过程,是作者辛勤劳动的结果。在写生中描绘具象是容易的事,而对着自然又要臆造符合自然规律的新形象是难的,能意象造型,此形则生生不息!

  以上零零总总谈的是此次跟随柯老师写生采风中自己的体会,是认识观察体验自然的一些感悟,最后落到实处是要在前人的理论基础上和在老师的教诲中用于实践。在对象写生,对象的抒情,对意造境,坚持物为画之本的基础上投入自然,拥抱自然、感受自然、理解自然、忠于自然到主宰自然、超越自然、创造自然,而确立意为画之神的境地,达到“于墨海中先立精神,笔锋下诀出生活,尺幅上换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清·释道济《苦派和尚画语录》)的精神境界。

  这次写生,衷心感谢我的好友刘中原先生、朱戊杨先生的鼎力相助,感谢文联副主席佘明辉先生一路上的关心和爱护、感谢柯老师的谆谆教诲、名道兄的平安驾车辛苦、泽琦兄的幽默和率真。这次写生丰富多彩。(肖剑

唐诗素描

____
  • 史孟良
    史孟良
  • 贾志忠
    贾志忠
  • 张青渠
    张青渠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彭毅
    彭毅
  • 唐祥飞
    唐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