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狂草书法印象-松风流水千年调之二

2010-10-16┎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秋十月,随着迟来桂香,王宏的墨香袭来,站在湖南省展览馆王宏狂草作品面前,不是悠远的桂花香若即若离,而是如钱塘潮水奔涌而来的墨气翻腾,煞是逼人,书者痛快,观者震撼。

    这次展览,王宏只是友情客串,书友之间,以笔墨表示友谊最具代表性。前不久,从省厅到央企,王宏完成了一个华丽转身,书法家则是他永远的身份。在他的草书前,因为震撼,我一下子似乎只搜索出两个字:“大气”。片刻之后,想起他敏捷的思维、睿智淡定的笑容,顿悟人的处事方式也好,艺术特色也好,总与经历和性格分不开。

    这一次王宏写的作品,内容大都是选的毛泽东和苏轼的诗词,一个是雄才大略的开国领袖,所有关于大气的词语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一个是宋代的豪放词的开山祖师,他的诗词流传千古,经久不衰。先声夺人的总是最有气势的,《沁园春 长沙》是毛泽东赞美长沙,抒发少年豪情壮志的千古名篇,毛泽东本人在近现代书法家中也是声名显赫,继他的原版之后,王宏所写的这一幅狂草几乎是最豪华的版本了,版面极大,用了两张八尺宣纸,大气磅礴,变幻莫测,不可端倪,这样的大手笔,常人是难以想象的,极富表现力和感染力,一种坚强的跃动的生命力呼之欲出。大幅狂草最能淋漓尽致地表现自我,可是前提是自我丰富,有底蕴,不然,表现什么呢?王宏在这幅字的创作中尽情舒展,看了这幅作品,你可以想到壮士拔剑,你可以想到长风破浪,你可以想到暴风骤雨、闪电迅雷,豪迈的气概、进取的精神扑面而来。这样的篇章是需要笔力和技巧的,心力更是不可或缺,这幅字刚劲的笔力、纵肆的结构兼以极快的速度成就了咄咄逼人的气势,站在这幅巨作前,如在烟云中,被墨香笼罩,被墨气缭绕,都有些氤氲了。

    《大雨落幽燕》也是毛泽东脍炙人口的一首词,这幅作品的用笔遒劲有力,没有那么大的篇章,王宏在线条上似乎下的功夫更深,精确而有力,可以感到他用笔时能集中力量至笔端,刚健果断,力透纸背。因为这幅作品的运笔纵横,也许忽略了作品一气呵成的整体感觉,其实整幅作品浓淡结体颇为讲究,神采飞扬,令人赞叹。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是苏轼的千古绝唱,可是看见王宏的这幅字,我分明想起了李白,他酒后醉道:“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不禁令人莞尔。笔札草草,在有意无意之间,一起一落皆成画语,这一幅字,没有让我一见钟情,可是第二眼的时候,就让人不想移开了,他的每个字像在跳跃,像不同的表情,像不同的姿势,可是连绵起来,如同一段舞蹈,一开一合,亦正亦斜。它放纵,可是优雅,它起伏不定,可是真实自然,它多姿多彩,可是并不虚张声势。中秋词,自东坡词出,后无来者,古今多少人想以线条体现千古风采,能写出千古绝唱,胸襟、天才、感情一样都不能少,能用线条体现苏轼,没有他的天才,至少,要有他的胸襟和浪漫情怀,王宏的这幅作品是成功的,他没有胆怯苏东坡,而是亲近了他,因为亲近,所以洒脱,所以浪漫。

    在这些作品之中,有一帧小品别具一格,有如艳丽的牡丹花丛中突然长出一株兰花草,清新可人,这似乎有一点另类,王宏以接近狂草的用笔将《兰亭序》演绎了一遍,王氏先祖王羲之是个倾倒众生的人物,在似醉非醉中写下了《兰亭序》,书与文俱佳,成为千古文人的梦。王羲之气度非凡,在迷蒙中仍能风度翩翩地以行书写下这篇文章。出于对先辈的无限敬爱,王宏用他擅长的狂草诠释着感悟着先人的风采。这很难,如小楷般大小,用狂草写,想象他写的时候肯定束手束脚,可是这幅字的线条张弛有力,随意如手札,书卷气十足。精彩也许就在于不可想象吧,风流倜傥的梅兰芳照样能把杨贵妃演得风华绝代,技艺的精湛让“一切皆有可能”。

    在阵阵赞叹中,想起《西厢记》中张生唱道:“你撇下半天风韵,我拾得万种思量”。王宏这一次带来的是一阵旋风,留给人震撼之余,当是万种思量。(覃柳平)

唐诗素描

____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史孟良
    史孟良
  • 唐祥飞
    唐祥飞
  • 张青渠
    张青渠
  • 贾志忠
    贾志忠
  • 彭毅
    彭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