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间,仰望五座书画高峰

2011-07-13┎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何绍基故居 童迪 摄
何绍基故居 童迪 摄


怀素公园里的千字文碑亭 陈小琼 摄

怀素公园里的千字文碑亭 陈小琼 摄
怀素公园的“绿天蕉影”。 陈小琼 摄
怀素公园的“绿天蕉影”。 陈小琼 摄


沱江边黄永玉的夺翠楼 资料图片

沱江边黄永玉的夺翠楼 资料图片
著名画家刘迪公为书堂山造像。 于海洋 摄
著名画家刘迪公为书堂山造像。 于海洋 摄


位于湘潭市白石公园的齐白石纪念馆。 阿诺 摄

位于湘潭市白石公园的齐白石纪念馆。 阿诺 摄
何绍基故居前玩耍的村童。 武席同 摄
何绍基故居前玩耍的村童。 武席同 摄


  文/本报记者 王恺凝

  三湘大地,造就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也孕育才华横溢的艺术家。

  这里有星光熠熠的书画家群体。“唐人第一楷”欧阳询,以“狂草”名世的“醉僧”怀素“有清二百余年第一人”何绍基,“东方了不起的画家”齐白石、“一代鬼才”黄永玉……

  当快乐的暑假来临,当琴棋书画成为孩子的必修课,让我们走近这群湖南人,探寻他们的书画传奇

  欧阳询:一座山,一缕墨香

  寻访地:长沙市望城区丁字镇

  学书法的人没有不练过“欧体”的,但大家都知道创造欧体的欧阳询就是湖南人吗?

  沿湘江,从长沙伍家岭一路向北,半个小时便可到望城区丁字镇的书堂村。远远望去,一座海拔不过130米的山峰,酷似笔架,就是书堂山。以“唐人第一楷”著称的书法大家欧阳询就出生在山脚下。

  原来的镇南将军府就是欧阳询的故居,现在成了菜园子,但园中的一口井清泉荡漾,欧阳询曾饮过井里的水;山坡有片桔林,是“欧阳阁峙”的旧址,欧阳询最小的儿子欧阳通的的雕像和父亲一起,曾被祭祀在“欧阳阁峙”。他的字同样险劲,但比父亲的更雅正、飘逸。他们被后世尊为“大小欧阳”。

  郑板桥也来书堂村凭吊过,山上有他命名的“书堂八景”:读书台址、洗笔泉池、稻香泉涌……现在茅草、野花、荆棘使上山之路有着探险的乐趣。

  听,水声。循着声音望过去,一处细流旁散落着几块雕刻了简单花纹的破旧条形麻石,上面竟是欧体。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只见一个小水池,泥巴里渗出浅浅一层泉水,这当是洗笔泉池了吧?经历太久的岁月,泉水已被荒草掩盖, “洗笔泉”三字布满青苔。而欧阳询的墓,还剩下一个墓址和几块墓石。

  这座看起来平实无奇的山峰,竟越来越陡峭、险峻。一会儿一只竹鼠窜出来,一会儿几只小鸟从眼前飞过。忽然想起欧阳询的字,笔力险峻,于平正中见险绝。他是和这山融为一体了吗?

  怀素:万亩芭蕉,一片绿影

  寻访地:永州市零陵区怀素公园

  唐朝的芭蕉是属于怀素的。

  芭蕉,曾是《西游记》里铁扇公主的至宝,而对于怀素,芭蕉应是他生命中的一叶扁舟,渡他到达书法的艺术彼岸。

  怀素是怎样遇到那片芭蕉林的呢?

  怀素俗姓钱,永州人。因家境贫寒,年仅七岁就出家当了和尚,法号怀素。本是在湘水边的书堂寺,可是他酷爱书法,寺规不容。他就来了潇水河边的“绿天庵”,诵经念佛之余,勤学书法,无钱买纸,便在寺庙庭院里种了满园的芭蕉当“宣纸”,足有万株之多。“绿天蕉影”成永州八景之一,绿天庵就在永州市零陵区高山寺后山上,现在那里成了“怀素公园”。

  走进公园,没有想象中的绿荫如云。洗墨池仍在,不见种蕉亭、醉仙楼。千字文碑亭里,可抚摸怀素飘逸的草书。山坡上的芭焦是有幸的, “怀素书蕉图”成为画家笔下经常出现的一个题材。现代著名油画、国画大师徐悲鸿、李可染都画过。

  怀素十分嗜酒,据说是“一日九醉”,身为一个和尚,这实在是惊人之举。倘若他不饮酒,会有“狂素”之称流芳百世吗?会有李白的盛赞:“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吗?

  还是李白说的对:“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怀素是幸运的,千百年来,他的狂草不知影响了多少后来者,《自叙贴》、《千字文》、《食鱼贴》早已成为世界书法艺术的瑰宝。

  何绍基:探花弟,进士楼

  寻访地:道县东门村

  曾国藩曾盛赞何绍基的字“必传千古无疑矣”。他打通各种书体相互融合之路,篆笔、隶意、楷法、草情融于一炉,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出生在永州的道县。

  出道州古城门,顺潇水往东不一会儿便到了道县东门村。木柱、青砖、灰瓦、马头墙,清一色的晚晴建筑式样,这就是“绍基故里”了。

  低矮残破的瓦房,这是何绍基的父亲何凌汉的故居。正屋后面,是更为低矮的侧房,何绍基就出生在这里,如今只勉强保留着木柱构架和小青瓦屋面。

  嘉庆十年,何绍基6岁时,何凌汉高中探花;三十年后,37岁的何绍基也考中进士,于是,道州的声望,因何氏父子到了一个高峰。

  东门村从此有了探花弟和进士楼。这两栋矗立了300多年的门楼,样子是永州南部几县流行的祠堂式样。本已残破不堪,东门何氏25世孙何华玲发动何氏后裔捐了18万元,稍微修复。

  据说何绍基曾在进士楼为他的先祖们做过祭文。探花第里边的何凌汉墓碑应该价值不菲,上有何绍基所书“御赐碑文”石刻,可一睹盛年时期他的书艺。

  何绍基8岁离开家乡跟随父亲进京。后在成都 “因言事罢官”后,赋闲回到东门村,仿效杜甫草堂,把紧挨潇水边的“何氏私塾”,又叫“鹤鸣轩”改建为东洲草堂。占地三亩,曾经丹桂飘香,书声琅琅。现在仍可见梁上的雕花和倒地的石材。

  齐白石:星斗塘,鱼虾图

  寻访地:湘潭县白石镇

  毕加索说:“我不敢去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

  是怎样的地方,才会诞生这样一位了不起的画家?

  三间小小的泥墙茅舍,青竹环绕,这便是齐白石故居了。

  故居旁边有一口水塘,说是天上坠落的陨石砸成的大坑所成,故称“星斗塘”。齐白石小时候喜欢在这里用棉花做饵掉小虾。

  看那灶房,齐白石认得的第一个字,就是祖父用火钳在柴灰上写的“芝”字,“阿芝”是他的小名。

  齐白石六岁那年,隔壁村新上任的巡检在白石铺一带庆贺,排场很大,乡里人都跑去看热闹。齐白石不去,母亲很高兴,说:“好孩子,有志气。我们凭着一双手吃饭,官不官有什么了不起”。

  这句话对他影响很大。齐白石一辈子不喜欢跟官场接近,他说母亲的话,他永远记得。

  他记得的哪只有母亲的话?他一辈子都心心念念在星斗塘的生活,并把这种农夫的质朴搬到了他的画中,塘里的荷叶鱼虾、园里的白菜丝瓜、坪里的小鸡花鸟,写生又写意,无限生机跃然纸上。

  黄永玉:夺翠楼,故乡情

  寻访地:凤凰古城

  黄永玉最成功的,是让人忘记了他是沈从文的侄子,只记得他“著名画家”的身份。如今的凤凰,大街小巷里总能见到他的痕迹,虹桥的题词、“夺翠楼”、“古椿书屋”、沱江边上的雕塑……

  黄永玉最让人感叹的,是他成就了凤凰的旅游。他那组关于家乡的绝美画卷《永不回来的风景》,让美丽的凤凰从沈从文的文字里鲜活地走出来。

  黄永玉最让人心跳的,是他晚年自建夺翠楼的文字中,写了这么一句传世妙语:“鸡鸣狗叫都是温暖的。吵架骂娘,融成乡音”。12岁离家的他,果真是乡愁滋润了他的艺术思维。

  站在虹桥上,透过翠绿的柳条朝对岸望去,夺翠楼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用当地人的话形容,那是“一座飞檐最多的楼”。

  为何叫夺翠楼呢?有好几种说法,最有趣的一个说法是,黄永玉以前有一个老婆是人家的,叫“翠儿”,后来被他抢过来了,“夺翠楼”由此得名。

  其实哪有这种事。在凤凰,说一件东西很“夺翠”,就是指很多绿颜色,颜色鲜艳的意思。再者,你看那飞檐密密层层陡然向上攀升,那股气势不用“夺”字用什么?

  一个“夺”字,霸气十足,顿时山无色,水无声。(王恺凝

唐诗素描

____
  • 彭毅
    彭毅
  • 唐祥飞
    唐祥飞
  • 张青渠
    张青渠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史孟良
    史孟良
  • 贾志忠
    贾志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