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湘西书法文化的活地图

2011-10-26┎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梁厚能《书法湘西》读后

   对许多人来说,到湖南,没有去湘西,是个遗憾。我要说,去了湘西,却没读梁厚能的《书法湘西》,也是遗憾。这不是广告词,而是我的切身体会。

  2004年,我曾到郴州开会,从火车时刻表上查到有赴怀化的车次,散会当晚我就一路西行,到了凤凰、吉首、芷江、新晃、麻阳等地。虽是走马观花,湘西独特的建筑、风俗、礼仪,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0年5月,我从张家界到桑植,再经永顺、古丈到吉首,算起来是第4次湘西行了。认识梁厚能就是在这一次。那时他的《书法湘西》初稿刚杀青,读到稿子,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亲切。似乎是一种机缘,我刚刚走过的几个地方,作者在书中都写到了。在永顺不二门,我曾流连于摩崖石刻的长廊中,听永顺县文联主席张明仁讲“文革”期间的往事;在老司城官道旁的翼南牌坊前,我曾驻足良久,猜想着“子孙永享”后面,一定藏着非同一般的历史传奇。

  《书法湘西》正是从书法的角度,复活了笔墨下的湘西历史,使留存在这块土地上的竹简、碑刻、匾额、鼎铭“开口说话”,为想象插上翅膀。如果我的湘西行能够带上一册《书法湘西》,眼前的那些先人墨迹就会纷纷鲜活起来,论史述己,各陈来历,那该是一场多么难得的文化盛宴。

  仅就翼南牌坊上“子孙永享”4个行楷大字,作者就用800字的篇幅,论述详略得宜,层次分明。先是以“行笔灵动,结构沉稳,一点一划,顾盼生情”16个字,从书法艺术上予以点评,继之又指出“动与静,虚与实,柔与刚,徐与疾,方与圆,正与斜,这些看似矛盾的东西,在这里得到了和谐的统一。在曲中求直、险中求稳、拙中藏巧、平中有奇、虚实相生等一系列对比变化中,产生了奇妙的艺术效果”。接下来,由书法而历史,作者通过立碑缘由,援引《明史》,详述了明朝嘉靖年间,永顺土司彭翼南率土兵驰援松江抗倭前线,与保靖土兵成犄角之势,转败为胜,斩敌首级1900余个,成就东南第一战功的故事。

  读着这段史实,我不由联想到,1841年鸦片战争期间,凤凰人郑国鸿镇浙江处州,协助总兵葛云飞击退英军,收复定海,保靖人满长顺、梁昌福继关天培之后战死在虎门要塞;1884年中法战争期间,泸溪人张世富在闽江口击伤入侵法舰立功、乾州人杨岳斌率湘勇6000人赴台湾协同刘铭传收复基隆;特别是1900年庚子事变时,乾州人罗荣光任天津镇总兵,在我的家乡大沽口抗击八国联军,浴血奋战,与眷属壮烈殉国。中华民族每到危难之时,总是有湘西健儿挺身而出,彪炳历史。一行碑书,几许血泪,读来令人不胜唏嘘。

  《书法湘西》从书法的角度讲述历史,从历史的角度观照书法,为研究、评价湘西文化开辟了一条新路。作者坚持田野考察和案头功课相结合,对于散落在山林荒野的书法遗存,从不以照片或拓片为依据,而是到现场踏勘作品存在的具体环境,体味原作传达的独特气息。这样的实地勘察,常常在预定的目标之外,得到新的收获,甚至收集到只在乡间口口相传的民谣、传说。这些闲笔野趣的加入,使作品在浓郁的书卷气中流淌着活泼的生气,读起来颇感丰饶有趣。

  该书“后记”中,作者将书法和文学比作他的红颜知己和初恋情人,说:“我总想做一件两全其美的事,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兴趣在文学时,却冷落了书法;而兴趣在书法时,又冷落了文学。现在,我真的做了一件过去不可能做到的事,将二者合二为一,终于写了一本关于书法的文化散文,这是我感到欣慰的事情。”读者在谈书论史的文字中能够感受到的愉悦,正是来自作者内心的真诚和欣慰。

  《书法湘西》对于历史的解读,并不限于书法。在涉及建筑、民俗、考古、宗教等诸多领域的知识,特别是面对实地考察中发现的疑点时,作者是诚实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从不妄下结论。关于里耶秦简,他在列出学者见仁见智的论点后,提出6点疑问;考察土司文化时,他表达了对中间500年空白期的不解;一块老司城偶然发现的古碑上,在明代的年号后出现“周”的国号,他对此提出了疑问和猜想……如此设问求疑,表现了作者对于历史的一份尊重,也使全书的文化视野呈现出开放的态势。

  作为一幅湘西书法文化的活地图,应该说《书法湘西》尚不完备。如果勿使行政区划为藩篱,而以张家界、湘西、怀化为主体的大湘西文化圈为考察范围,进一步扩大视野,广为搜集,逐步完善,成就大湘西书法文化的集大成之作,当是众多热爱湘西文化的读者的福音。(谢大光)

唐诗素描

____
  • 张青渠
    张青渠
  • 史孟良
    史孟良
  • 彭毅
    彭毅
  • 贾志忠
    贾志忠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唐祥飞
    唐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