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有诗书笔自雄-曾祥彪书法艺术浅识

2012-03-06┎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曾祥彪作为文学湘军的一员悍将,这一点为大家所共知。他的书法艺术却是近年才显山露水的。先是《曾祥彪千字文草书作品》帖由珠海出版社出版问世,随后30余幅书法作品在“中韩水墨之春”书法展上赢得一片热评。日前,他兴致勃勃地告知于我,日本《书道》杂志将强势推出他的大篇幅专题。少年写诗,老年写字。看来,曾祥彪正以斐然的书艺成就人生的艺术转身。
 
  清代刘熙载在《书概》中道:“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法”是手段与形式,一幅书法艺术作品,则是通过书法家兼融墨法、字法、笔法、章法诸“法”将“书”的各大要素体现在形态上,并与读者产生审美共鸣而完成的。“书”之积淀实际上是书法家修养及冶炼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有的偏重加入了政治的哲学的元素,如颜真卿、毛泽东等。有的偏重加入了文学的美学的元素,如王羲之、苏东坡、米芾、郭沫若等。正如曾祥彪在《文学与书法之我见》一文中所言:“书法作品里如渗入了深厚的文化文学积淀,注入了诸子百家的思想、哲学、美学基因。把这些基因贯穿于书法的线条、内核中,它便会在知白守黑里凸现它的厚重、流畅、明快。”不难看出,曾祥彪走的是“书法附文学而传”的路子,曾祥彪系国家一级作家,出版有《爱心无悔》《脊梁》《爱情是什么》等六部文学专著,曾获全国报告文学特等奖,现任湖南省作协组联部主任、作家天地杂志主编。今天的曾祥彪“双管齐下”,他以书法与文学构建自己的艺术世界。他在书法创作中,驾轻就熟地将厚重而又鲜活的文学元素融入其中。书法中的曲直、刚柔、开合、藏露、疾涩与文学中的布局谋篇,起承转合有机结合。书法作品中无不透出文学的张力和文人的激情,无不透出文人的书卷气。
 
 
  曾祥彪对书法的追慕与修炼,自幼描红填模开始,青年时上溯古人,习帖临碑,广取博征。或二王、柳、米,或秦篆汉碑,兼修并蓄,曾祥彪虽源于古体,心仪大家,但他的书法并不落人窠臼,他的行草金石气与书卷气相融,既具魏碑雄浑古拙之气,又兼汉隶洞达清逸之风。他的书法讲究章法疏密有度,墨法浓淡相宜,字法峻峭多姿,笔法刚柔并举。从而逐步彰显他“文化乡愁”的独特艺术个性。步入知天命后,曾祥彪钟情草书,尤爱孙过庭草书,日日临池不辍,把一手草书写得气势坚劲、率真恣肆、研润生辣兼而有之。近来,在下翻阅孙过庭有关资料,竟在无意中发现,曾祥彪君草书不仅师承有源,其书法态度与审美倾向也与孙过庭有其相通相似之处。孙过庭在数十年的书法实践中,认为汉唐以来论书者“多涉浮华,莫不外状其形,内迷其理”“或重述旧章,了不殊于既往,或苟兴新说,竟无益于将来”。数百年后的今天,曾祥彪撰文指出:“时下,书法之风日盛,政府官员、企业家、歌唱家、名人等都喜在余暇进入书法的海洋里挥毫泼墨,这是一种时尚的书法现象,也是附庸风雅的表现,无可厚非。但其间也有鱼龙混杂之嫌,有的与文学与书法艺术的要求相差甚远,有的随意涂鸦,丑态百出。同时,有些玩书法的人,游离文学游离碑帖之外,一味追求所谓的创新,把字写得越歪越好,把字写得越糊越韵味,故曲解了书法艺术。”赤子之心,拳拳可鉴,爱之愈深,责之愈切,忧患意识跃然纸上。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曾祥彪在书法艺术的漫漫长途中,是一位执着的追求者,也是一位肩负着神圣责任感的开拓者。(谢午恒) 

唐诗素描

____
  • 贾志忠
    贾志忠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张青渠
    张青渠
  • 史孟良
    史孟良
  • 彭毅
    彭毅
  • 唐祥飞
    唐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