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懈的追求--刘左钧和他绘画的创新意识

2012-04-07┎转自:未知┒我要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只要是长沙城内艺术圈中稍年长的人,都不会不熟悉刘左钧的,因为四十年前他就是《长沙晚报》一位资深的美术编辑,“左钧速写”经常见诸于报端,声名远扬。二则他人缘好,当时《长沙晚报》社址在中山路和蔡锷路交汇处,凡美术界的朋友,只要上街办事,总是喜欢到他那里坐坐,一杯清茶,可以谈天说地老半天。后来他一度调任长沙市文艺工作室,与莫应丰、杨里昂等聚集不少文学艺术界精英,在省市美协尚未恢复成立之前,左钧又成了省会美术创作领头人。这前后他创作了工笔画《彩虹》和不少连环画,显示了他在人物画方面的实力。拨乱反正,吹来了文艺界繁荣的春风,左钧调省文联,为筹备湖南书画研究院做了很多具体细致的工作,付出了艰辛和汗水!

  繁杂的事务性工作和种种原因,使左钧一度放弃了创作,但他对艺术的追求,痴心未改,他开始在工作之余转向山水、花鸟画的创作与探索。正因为他有着坚实的艺术创作功底、丰厚的生活基础和较高层次的艺术素养,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的湖湘山水和白梅展示他极高的悟性,于法度之中而不乏新意,令一直关注他的朋友们刮目相看。

  随着改革开放,“85文艺思潮”如同一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一样又在中国大地重演一遭,有的美术人急于超前的冲动失去了自我,对西方盲目崇拜又丧失了自尊,在大潮面前,而刘左钧却十分清醒,他明瞭民族艺术传统的博大精深,遂溯流而上,沉浸于书画屏轴之中。他纳得寂寞不浮躁,十年如一日苦苦探索,终于取得了今天的成绩。相约多次到他画室赏画:看山水,秀丽神奇,看梅花清气乾坤,我真的感动了!我看到了一个敬业踏实的左钧,他与人为善,不炒作、不作秀、人品如梅,风骨如梅,人和画同富魅力,我由衷地钦佩和赞誉。

  由工笔人物画到白梅再至意象山水,这一步步的嬗变,一点一滴的探索历程,蕴含了左钧朴实的民族情结和挥之不去对故乡的思恋。左钧的山水画起初就是努力追憶那儿时走过的山路,那一丛丛春天开放的野花,秋天那一串串惹人的野果,还有那大山外面奇妙的世界,基本上还是依凭着浓浓的乡情去再现那少年左钧的经历,真切地描述他家乡山水那撒满童年欢笑的场景和画面,我们在品读《花溪》、《梦中常见故乡山》和《山冲人家》时可以明显感受到左钧在画中所抒发的幽绪和激情,也同时打动着每一位思乡游子的心。

  杨之光教授去年从广州给我的信中曾有一段很具经典的话:“纵观近现代史中国国史,有两种倾向,一种是藐视传统,不要笔墨,把自己民族艺术中最精华的东西丢掉了;二是拒绝吸收外来科学文化,如素描、解剖、色彩等西方造型手段,这是固步自封。”左钧就是不随波逐流,又不固步自封,勇于开拓创新的为数不多的画家之一,这从他近期的带有意象色彩的作品《叠翠不知重》、《山霭苍苍》、《谷寒听松声》和《清溪积翠》等可以看出,画面所传递出的神、奇、幽、深的意蕴和境界,已不是原先的如实描绘和再现,而是舍弃具象的、具体方位的山的特征,力图去重造和表现他心中理想中的山水。如果说左钧先期的山水是对家乡山水真切的、微观的描述,那么他近期的山水则是对南方、甚至是他意念中祖国山水的整体、宏观的把握,这是他在绘画实践中创新意识的积累和升华。

  从另一个角度看,左钧绘画中的创新意识是完全建立在他坚实的传统功底之上的。他尽管综合运用了西方诸多现代艺术中表现手法,如揉纸、作底、喷刷、泼墨、泼彩等形象思维的技巧,而画面上的信息却仍是不断传达出东方的意蕴和民族的精神,这是左钧的过人之处,是一位睿智者的把握和判断。一位真正的、又责任感的艺术家只要他不是无知,不是狂妄,亦或不是少年气盛和急功近利,都不会偏执一隅,不会漠视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的,左钧当是真正的又责任感的艺术家。

  衷心期待老朋友在他预定的轨道上高速前进,取得艺术上更大的成功。(张青渠)
 

唐诗素描

____
  • 贾志忠
    贾志忠
  • 彭毅
    彭毅
  • 史孟良
    史孟良
  • 唐祥飞
    唐祥飞
  • 欧阳慧龄
    欧阳慧龄
  • 张青渠
    张青渠